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醫漢 > 章節目錄 第19章 19、第 19 章

第19章 19、第 1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李長生一向擅長察言觀色,一見霍去病那表情就知道他在考慮什麼,忙阻止了霍去病危險的想法:“善哥兒不是真的想吃老虎。”

霍去病看向霍善。

霍善聽了李長生的提醒也很震驚,不可思議地看向霍去病。

他爹居然要殺老虎給他吃!

霍善好奇地追問:“家裡有老虎嗎?我怎麼沒有見到?”

李長生:“………”

霍去病也知道自己剛才想岔了,不過對上霍善那好奇心滿滿的烏黑瞳眸,他越發覺得這果然是他的孩子。別家小孩談虎色變,他倒好,瞧著還興致勃勃的。

霍去病道:“家裡沒有,上林苑有,回頭我帶你去看看。”

上林苑中養著許多珍禽異獸,老虎自然也有。事實上不僅有老虎,各地獻上的鳥獸也多不勝數,保準霍善能看上一整天。

上林苑那虎圈不是劉徹建的,而是祖上傳下來的。老劉家有個愛好,那就是有人犯了錯又不好處置,便把人關進各種獸圈讓他們和野獸搏鬥,活下來了,這事兒就過去了。

比如漢景帝時期竇太后格外喜歡《老子》,叫個儒學大家轅固生來講講讀後感。

儒家後人哪裡看得起《老子》?轅固生當場表示這書寫的也不咋滴,不過是家人言而已。

意思是這玩意拿來治家還可以,拿來治國簡直貽笑大方。

竇太后勃然大怒,當場命人把他扔進野豬圈裡讓他殺豬去。

一邊是太后,一邊是直臣,景帝左右為難之下只能塞給轅固生一把好兵器讓他殺豬。

沒想到轅固生的殺豬功力十分了得,入圈一刺就把那兇猛的野豬給扎死了。

可謂是憑本事為自己爭取到了無罪釋放的機會。

這還只是書粉和書黑當面鬧翻的小罪,若是犯的罪更大一點那肯定是扔虎圈裡面去的!

所以說,對於老劉家而言,養著這些猛獸還是很有實用價值的。

李長生聽霍去病打的是上林苑那些老虎的主意,一時有些無言以對。

去上林苑找胡麻也就算了,還殺人家老虎吃是不是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

就算你和老劉家連親帶故,也不帶這麼放肆的啊!

霍去病還真沒把這當回事,他只要和劉徹講一聲,上林苑裡的東西哪樣他不能動?倒不是他仗著外戚身份便想為所欲為,而是如今他有足夠多的戰功在身,他姨丈對他寬宥得很,別說只是想殺只老虎了,便是想殺個人都沒事。

想到這裡,霍去病又想起了李敢,若是李敢真敢對衛青做點什麼,他不介意把李敢給殺了,警告那些跟李敢一樣不把衛青和他放在眼裡的傢伙――真當他們會因為外戚身份就該忍著他們嗎?他可不慣著這些傢伙!

霍善離霍去病最近,能感受到霍去病氣息的變化。霍去病是真的上過戰場殺過敵的,當他對人心生殺意的時候氣勢自然凌厲至極。

霍善沒有躲開,而是積極地繼續剛才的話題:“什麼時候去?”

霍去病已經休了兩日假,今兒還有事要忙。他斂起臉上的冷肅,伸手揉了揉霍善的腦袋說道:“你先好好在長安玩幾天,我得空便帶你去上林苑玩。”

霍善一臉乖巧。

他可聰明瞭,知道在長輩許諾的時候必須要乖!

吃過朝食,霍去病要出門,李長生要教人做鞠球。

霍善就去找他叔霍光聊天。

霍善問:“叔你會寫字嗎?”

霍光答:“會的。”

霍善問:“叔你會作畫嗎?”

霍光想了想小孩子對作畫的要求,覺得自己沒問題,點著頭回答:“應當也算會吧。”

霍善眼睛登時亮了起來。

就是你了,我的親叔!

霍善央著霍光幫他繪製寄生蟲圖譜。

霍光:???

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霍善給霍光講起了“病從口入”的道理。

我跟你講哦,我們平時吃的東西很多都老容易讓人肚子里長蟲子了,主要是很多寄生蟲都是人畜共患病,許多人家裡又愛把廁所和豬圈二合一!

想想看,帶著蟲卵的人便便給豬吃了,豬肚子就會長蟲子,蟲子長大後一天能在豬肚子裡頭生幾萬個蟲卵!接著豬便便又被撒在水裡或田裡,那水裡和田裡長的東西都很容易帶上蟲卵!

你再把這些東西生吃進去,蟲子就到你的肚子裡安家啦!

蟲子在你肚子里長大後,也會在你肚子裡一天生幾萬個蟲卵!

如果正好碰上感染了寄生蟲的鳥獸魚鱉也是同理,愛吃生魚生肉的人有福咯,一口下去興許就能喜提蟲卵大禮包!

霍光:?????

不是,你一個三歲小孩,怎麼懂這麼多東西?

霍光忍不住把自己的疑問說了出口。

霍善眨巴一下眼。

若不是李長生和李時珍他們都說不能提“夢中”之事,霍善都恨不得把這位廣陵太守拉出來給霍光舉例,說這人就是個生魚片愛好者。他肚子裡的蟲子喲,華佗看了都直搖頭!

李長生教他的事總是有道理的,現在他還不懂也沒關係,只要照做就行了。

霍善心安理得地說道:“東方叔父告訴我的。”

霍光聽後恍然了悟。

若說長安城中誰懂最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那肯定是東方朔無疑了。

他不免在心裡埋怨起東方朔來:你這麼大的人了,怎麼跟個小孩子講這些東西?換個膽子小的孩子聽了,怕是好些天都吃不下飯!

霍光知道兄長很愛重這個剛找回來的孩子,所以盡心盡力地取出筆墨竹簡準備幫霍善記錄他所說的《寄生蟲圖譜》。

李長生手頭的書也都是竹簡編成的,霍善倒是不覺得新鮮。

他在張仲景那見過紙張,只不過那紙瞧著很容易壞,碰到水就沒了,想靠它把著作長久地儲存下來很難。

像張仲景寫《傷寒雜病論》用的依然是竹簡。

可惜竹簡也有竹簡的壞處,譬如有個詞叫“韋編三絕”,說的是孔子特別愛讀《易》,所以把編綴竹簡的繩子都翻斷了三遍。

孔子這種剛斷就立馬換新繩的情況還好,若是過個三五十年後再遇到散開的竹簡,光是給它們排好順序就夠讓人頭疼的了!

霍善很貼心地讓霍光先在竹簡上頭標個號,興致勃勃地給霍光講起了一號寄生蟲的形態與習性。

霍光認真聽著霍善滔滔不絕的介紹,越聽越頭皮發麻,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東方朔,你害人不淺!

……

待詔閒人東方朔,目前正在和人喝酒,悠然自得地欣賞著沽酒女郎欺霜賽雪的皓腕。

周圍都是些早早起來喝酒(或者晚上壓根沒回家)的閒漢,他們熱鬧地分享著長安城中發生的新鮮事――

“你知道嗎?冠軍侯多了個兒子,聽說已經三四歲大了!”

“嘖嘖,沒聽說冠軍侯娶妻了啊,孩子哪裡來的?”

“不曉得嘞,但好多人都看到冠軍侯騎馬帶著他兒子走街過巷。”

這些長安城風雲人物的逸聞向來是市井之中最津津樂道的。

霍去病過去兩天不遮不掩地帶著孩子騎馬環遊長安,可不就讓無數人都知曉了他有了個娃的事嗎?

聽說不少閨中少女都為此傷心不已哩!

那可是冠軍侯啊!

二十三歲的萬戶侯!

二十三歲的大司馬!

要功勳有功勳,要爵位有爵位,要實權有實權,還長得連劉徹這個格外愛看臉的人都喜愛不已。一定要嫁人的話,誰不想嫁給冠軍侯啊!

東方朔聽了一耳朵,忽地就想到了好友家那有趣的徒兒。

對啊,他怎麼沒想起來?

那小孩分明跟冠軍侯霍去病小時候長一個樣!

難道那小孩居然是霍去病的娃?

真是奇了怪了,明明他也見過小時候的霍去病幾次,明明他也知道霍善這小孩兒姓霍,偏就是沒想到霍去病頭上。

這約莫就是傳說中的燈下黑吧?

東方朔抬手往嘴裡送了口酒,正琢磨著要不要去一探究竟、拿這個當由頭要李長生請頓好酒好菜,就聽那些閒漢的話題轉了個彎――

“說起冠軍侯,聽說他最近多了個怪癖!”

“什麼怪癖?”

“他最近愛吃豬尿泡!”

東方朔嘴裡的酒噴了出來。

酒水噴到了那說話的閒漢身上,對方很不高興地轉頭瞪了東方朔一眼。

東方朔忙笑著往對方面前的空杯裡倒滿了酒:“這杯當是我給老哥你賠罪,老哥你再講講,你是怎麼知道冠軍侯這個怪癖的?”

對方既然是酒肆常客,自然不在意衣裳上被噴了點酒。見東方朔認錯態度良好,他也就大方地不與東方朔計較了,神神秘秘地壓低聲音與眾人說起自己昨日的見聞:“昨兒冠軍侯府的人把整個長安城的豬尿泡都收走了,後來還說牛尿泡也可以!”

彷彿是為了印證這人的話,外頭正巧有個冠軍侯府的僕從路過,手頭拎著一籃子的……豬尿泡?

閒漢們大為震驚。

東方朔也大為震驚。

“豬尿泡好吃嗎?”

東方朔好奇地發問。

豬羊下水這東西,窮苦人家是不會浪費的。

比如到了十月殺羊過年(漢代以十月為歲首)的季節,就會有專門的販子去販賣羊胃,用花椒薑末等調料把它製成胃脯,人們有著根深蒂固的“以形補形”思想,覺得吃牛羊胃能讓人胃口好、吃嘛嘛香,所以胃脯是漢代非常受歡迎的大眾食品。

只是豬尿泡和豬大腸這東西,一個盛的是尿,一個盛的是糞,大夥吃起來心裡難免有點疙瘩,能不吃還是儘量不吃。

座中酒客倒也不是沒人吃過,有人表示吃起來挺有嚼勁的,用來下酒正好。

只不過他那也是沒錢才吃的。

冠軍侯這身份這地位,想吃什麼山珍海味沒有?

他能每天派人買盡長安城的豬尿泡,絕對不是因為買不起別的肉,而是因為――

他喜歡!

沒錯,純粹是他喜歡!

如果您覺得《醫漢》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www.51du.org/xs/367889.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新增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