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異能 > 我在神詭世界的萬職書 > 章節目錄 第312章 第311章 鳳凰巢 擁七郡 冊封青州王?(4k)

第312章 第311章 鳳凰巢 擁七郡 冊封青州王?(4k)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姬源只覺得此刻的自己,冥冥中更加堅定了。

這種感受很虛幻,可卻又能真實的感受到。

“或許這就是‘火雀之境’的奇異吧。”

養心臟,能護住心神,抵禦奇門異術,靈脩秘法……莫問鬼神,一拳殺之……

這是武道中的老話了,但凡上點檔次的宗門武館,有點境界的武夫都聽過。

可聽過歸聽過。

真入了此境,才能察覺到不一樣。

如今的姬源便是如此,最初見班泉明時,覺得宗師恐怖,已經脫離凡人之列。能與那數十米高的銀猿老妖不休不眠打上數天,最後還將其轟殺,何其恐怖,簡直無法想象。

再後來,姬源修雷音,掌王朝權柄,退水玄第一宗師,鎮壓青州一代天才……

死在他手上的宗師人物雙手都打不住,再去想什麼養髒宗師,也就沒了最開始的敬畏之心。

覺得就是一群更強的武夫罷了。

但現在……

姬源內窺己身,看著那鮮活的、熾熱的,好似新生的太陽一般的心臟。

鳳紋和火雀並沒有隨著破境而消失,兩者皆棲息在了姬源的心臟。

此地似乎化作了鳳凰巢、梧桐樹。

姬源緩步走向大門。

吱~

大門推開,門外已經被驕虎的人團團圍住了,準確的說是護衛住。

“恭喜大人!”

方士才從朝著姬源拱了拱手。

隨即,身後便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恭賀聲。

眾人都心知肚明,姬源應當是破境了。

同時他們也無比好奇,自家大人再破境之後,戰力又來到了何等境地。

有人已經開始躍躍欲試。

比如騰家恩,還有平遊、孫虎等人……

這些都算得上是驕虎中的好戰派。

“大人,要不要試一試?”騰家恩開口。

“算了。”姬源擺手,“我尚在褪凡境時,你若找我切磋我還有興致。如今就算了,無趣。”

“等你什麼時候能打得過小異象宗師,再來找我吧。”

“哈哈哈……”

姬源囂張的言語,頓時激起驕虎眾人的鬨堂大笑。

騰家恩臉上牽強的擠出一抹笑容,“行吧行吧……”

姬源的話鋒一轉,“不過你們要是想見識,還是沒問題的。”

“如果我記得沒錯,下一站應該就是廣武郡了吧。”

“正好是白鶴郡的反面,廣武郡民風彪悍,武德充沛。一郡之地有不下五百家武館,也是青州九郡之中,武力僅次於陽山郡的大郡。”

“諸位,準備準備吧……”

說罷,姬源看了眼站在身邊欲言又止的方士才,隨即將人帶到一邊。

“紫霞郡郡守被趙家老太爺逼著站隊,最後選擇了咱們這邊,交了投名狀,是世家安插在陽山郡邊境和紫霞山脈的棋子,兩位宗師,十三位褪凡境武夫……其中還牽連著銀劍門和蛇影門甚至是四大家族……”

“這也算得上是一份大禮,幫咱們掃清了內部的禍患。”

姬源開口,“這個人不能輕信,別讓他當成下一個紀夢婷了。”

“我也是這個意思。”

方士才繼續說道,“徐慧最近像是打了雞血,造出了不少木貓,其中甚至還有不少都不能稱作貓了,而是木虎。”

“和先前的木貓已經全然不是一個東西,其中有好有壞…但大抵上都能用。”

“而且他這個傀儡營,真就給他做成了。”

“三千人馬人手一隻傀儡,其中有八百隻都是從兩座金銀秘境中挖出來的。這份戰力,比起那幾個虎賁新營也不遑多讓了,甚至要更強一份。”

“不知道大人到底是用了什麼靈丹妙藥啊?”

方士才的腔調變得有點古怪,眼神還是不是朝著姬源身下看去。

看的姬源一頭黑線,輕笑一聲,“咱們驕虎的方師爺,也有心情打趣了。看樣子廣武郡是穩了啊。”

“八九不離十。”

方士才言之鑿鑿。

……

事情也如方士才所言。

短短三月。

驕虎和虎賁營連下廣武、上坪郡,沿途所過皆是碾壓而過。

其中最出彩的,還是徐慧一手拉扯起來的傀儡營。

世家們引以為傲的祭靈術新法,剋制武夫的殺招,被徐慧的傀儡營遠端遙控指揮的傀儡給破解。

因為徐慧造出了一些極為廉價和簡陋的傀儡,騙光了世家靈脩的靈力。

直接將他們精心準備的殺招給化解。

隨後虎賁營精銳下場,一路橫掃而過。

而暗地裡,

姬源藏於鬼皇幡中的鬼靈營也在發力。

各處戰場常常聽聞有幽靈一般的軍隊出沒,將世家人馬半路攔截擊殺,有僥倖逃亡的武夫傳出了謠言,說那隻襲擊他們的軍隊中的武夫,全都是‘自己人’。

是亡魂來向他們索命了。

一時之間,世家軍隊的氣勢和戰力越發的萎靡。

高階戰場方面,

那些小異象宗師在姬源面前更加沒有還手之力,金仙變一出,就已經是無人能敵。

肉身無雙橫推宗師。

青州第一天驕的恐怖威壓對宗師高手造成的心理壓力,一點不比‘幽靈軍隊’對普通士兵造成的心理壓力小。

沒人想對上姬源,

對上其他人,還能過兩招之後,見勢不妙直接跑路,轉回青州城做個‘血戰功臣’。

但對上姬源,就代表著死亡。

……

上坪郡郡守府。

姬源坐在郡守的大位之上,看著站在面前的精兵悍將。

經過大戰的洗禮,驕虎的獠牙越發鋒利。

虎賁十營,增增補補,始終維持在三萬人的節點之上。這些全都是殺出來的天才,戰力已然不可想象。

一座虎賁營,可當二十座折衝營。

這並非吹噓,而是用真切的戰績堆出來的。

反觀徐慧……

姬源看向一側眼眸中彷彿有火焰噴出的高挑女子,她纖細的十指不斷跳躍,彷彿在心算著什麼。

“徐慧,你的傀儡營聽說已經有六千人了?”

姬源開口。

徐慧撓頭,“在冊的有六千人,實際上已經過萬了。”

“廣武、白鶴、上坪三郡三十四縣,有當不錯的傀儡師天賦的全都被我拉來了。”

“大人的虎賁營連番征戰,都要傀儡嘛。”

“對付世家的祭靈術,我的傀儡的效果也見識到了……”

“無往不利對不對!”

說起傀儡的成就,徐慧高傲的揚起自己的頭顱。

隨後又訴苦似的道,“今日你來要走五百木貓木虎,明日他來要走一千具,後天孫虎張口就是二十套鐵傀,我可不就得招兵買馬,想著法的造嗎。”    一側的孫虎連忙開口,“徐慧你怎麼回事,說到別人都是‘你我他’,怎麼到我這兒就指名道姓了?”

徐慧連忙反駁,“我沒有,你別瞎說,我就是舉個例子,伱這麼敏感做什麼?”

“再說了,別人來要東西都知道帶著世家珍藏的丹藥、礦藏、材料,只有你空手來,我肯定印象深刻啊。”

孫虎聞言,臉色微微漲紅,“那些東西我全都賞給手下的弟兄們了,他們跟著我出生入死,每次殺到最前面,若不給的最豐厚,誰願意拼命啊。”

“你就說戰場上最硬的骨頭,十根有八根都是我啃下的吧……”

兩人你一言我一嘴,當堂懟了起來。

姬源默默的看著,兩人說的都是實況。

徐慧的傀儡營屢立奇功,孫虎確實也是自己的驕虎中最好戰,也是最勇猛的。

眾人齊聚於此,也不為別的。

就為了最後一塊最難啃的骨頭。

如今青州九郡,已然有七郡之地在姬源的手中了。

面前剩下的,就是那座世家盤踞的青州城。

可以說,

如今的姬源已經是半個青州王了。

目前的難題是,青州城固若金湯,青州世家的潰兵和餘下的精銳全在此地。

總計二十萬兵馬。

小異象宗師境界以上,統領三十六行的大人物們,還活著的也都在這兒了。

關鍵是那位趙家老太爺,和手裡的王道重器。

如今不知該如何解。

哪怕姬源如今破境宗師,也沒半點把握去對抗這份力量。

而且青州城中開始了獵貓令,將所有的貓全部殺個乾淨,城中的木偶貓全滅。

現在也完全沒有關於城內的情報了。

這也是個大問題……

關於作戰的計劃,眾人討論整整一天一夜。

姬源則被方士才這位大總管拉到一旁。

“大人,巖州和庸州的人到了,被我安排在城中。您要不要見一見?”

姬源聞言,頓時來了精神。

“見!”

……

一日後,郡守府偏殿之外。

身著灰褐色石甲,渾身肌肉的奇女子斜著眼,眼睛死死盯著看向站在身旁一身白袍,嬌小玲瓏的女人。

兩人身後,各自領著一對風格迥異的人馬,涇渭分明。

白袍女人似乎忍受不住奇女子的目光,溫婉的發聲道,“這位小姐,你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奇女子開口道,“你們庸州和青州的女人都是水做的嗎,細胳膊細腿的,瞧著一點力氣都沒有,怎麼和人打鬥?就算在床上,也討不到男人歡心吧?”

“放肆!怎麼和我家聖女說話的?”

白袍女人身後,一位中年人爆喝一聲。

一道道肉眼可見的乳白色真氣,在手背纏繞。

赫然是一位金虎宗師。

奇女子卻對這位宗師的威脅置若罔聞,“聖女?俺也是巖州骨石宗聖女!”

“這也算平輩吧,這麼說話有什麼不妥?”

中年人聞言,幾乎脫口而出,“你也是聖女?”

奇女子用力的拍了拍她那碩大,但堅實的胸膛,發出咚咚的聲音。

“如假包換!”

中年人語塞了,看了眼自家聖女不再多言。

白袍女子仍舊平靜,“我聽過骨石宗的威名,三百年前我師父還和貴宗的宗主結伴下過秘境。”

奇女子愣了一瞬,“你是庸州雪甲山莊的?”

“正是。”

“哈哈哈……我就說,你長得怎麼和我祖爺爺房中掛的那副畫像上的女子如此相像。”

“啊?”這次輪到白袍女子震驚了,“那位宗主竟然還留著祖奶奶的畫像?”

身後雪甲山莊的眾人齊齊變色,好像聽到了什麼‘皇室禁忌’一般。

白袍女子嚴肅的回頭,看向眾人。

“諸位,這件事可不要告訴祖爺爺!”

“聖女放心!”

“聖女放心!”

眾人當即一一表態。

“幾百歲的老頭老太太了,還有這種兒女情長?”突兀的聲音響起,下一瞬一道高挑的身形便落了地。

徐慧的眼神在雪甲山莊聖女和骨石宗聖女的身上來回掃蕩。

“看樣子,你們兩家是想用美人計拿下我家大人啊。”

白袍女子紅著臉,低下頭。

另一側的奇女子咧嘴一笑,頗有徐慧的風範。

“臉紅做什麼,想嫁給青州第一天驕不是很正常的想法嗎?”

奇女子直言不諱,“我們骨石宗確實有這樣的打算。”

“成了最好,不成也是了表誠意嘛。”

白袍女子微微頷首,算是承認了。

徐慧嘿嘿一笑,“你們真想成的話,就多送一些珍奇的傀儡材料。大人最喜歡這些了,說不準一高興就把你們給收入後宮了呢。”

“果真?”奇女子連忙詢問。

“自然,你們千里迢迢來,送的是什麼東西?”徐慧一本正經的說道。

“也是。”

兩宗的人馬當即醍醐灌頂。

“多謝……”

“謝什麼謝。”方士才從殿內走出,“徐慧,你少敗壞大人的名聲。”

“嘿嘿。”

徐慧咧嘴一笑,對方士才不以為然。

“想必您就是驕虎大名鼎鼎的方師爺吧。”白袍女子柔聲問候。

“正是方某。”

方士才微微點頭。

“雪甲山莊聖女,雪如玉見過方大人。”

“俺也一樣。”

奇女子笑道。

雪甲山莊和骨石宗的人馬,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著方士才,心中不知作何想法。

方士才還想開口,姬源的聲音就響起了。

“兩位久等了。”

霎時間,

雪甲山莊和骨石宗的人立刻站的如雕像般挺拔。

就連一直很鬆散的骨石宗聖女,也渾身緊繃了起來。

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不是他心態不好,

而是距離京城較近的巖州,在她出發前有傳聞說,眼前這位年僅二十多歲的青年。要被冊封為青州王了!

(本章完)

如果您覺得《我在神詭世界的萬職書》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www.51du.org/xs/373512.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新增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