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吾要讀 > 穿越重生 >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

作者:匿名 狀態:完本 更新時間:2021-11-13 02:19:10 最新章節: 第378章 第368章 新的生活 主角: 於寧
提供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熱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線上閱讀,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繁體版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非常精彩,於寧好不容易碰到重生這種振奮人心的事,本來以為會成就一番“傻女變鳳凰”的傳說,打打怪升升級談談戀愛,有金手指加持,有前輩送的攻略,可是現在現實告訴她,這一切都沒有!!!她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傻女兒”這種苦逼設定,什麼功法什麼鬥氣都沒有,有的就是一個瀕臨破產的家,一對不靠譜的父母,還有人煙稀少的村莊!老天估計是想玩死她呀……
線上閱讀
精彩節選

路人乙:“論,還是於兄功力高,連這麼小的女孩子都被他迷得魂不守舍的。”

路人丙:“你們聾了?她剛才明明管海洋兄叫父親!”

路人丁:“原來是于海洋家的小姐。”

路人戊:“不如趁現在定個娃娃親吧,我家也有一個這麼大的小子呢。”

“寧寧哭什麼呢?回去找你孃親哭去,這裡不是你來的地兒。”于海洋喝多了酒,整個人頭重腳輕,有些站不穩,偏還要彎腰來拉於寧起身。

於寧哭得更兇了,這什麼父親啊,要不是看他長得好看她才不會打感情牌,直接把杜叔一叫,拖人,完事。

于海洋揉著眉心,很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女兒為什麼突然跑到這裡來了,想了想,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嗯??”他女兒不是傻的麼,剛才竟然會叫他父親?

他看了一眼抱著自己的於寧,突然生硬地踹開,這不是他女兒,絕對不是!那個小傻子從來沒有叫過他一聲父親,更不會獨自跑到這裡來。

“你究竟是何人?”于海洋語氣變冷,“報上名來!”

果然是正經於家人,就沒有一個是正常的。於寧連哭都哭不下去了,父親的戲這麼足讓她要咋發揮。

“好了海洋,這肯定就是侄女了,眉眼與阿蕊那麼像,咋可能不是你的種。”屋內一個穿著玫紅衣服的女人走出來,顏值中等偏上,差楊蕊遠了。她嗔了于海洋一眼,“平日裡老聽你說侄女有點不太靈光,我就知道我不該相信的。”

她過來拉起於寧,溫聲細語道:“好了別哭了,告訴姨姨你是叫寧寧是嗎?”

草!這就是真愛!于海洋的真愛!

於寧細細咀嚼了一遍她的語言藝術,什麼叫“不太靈光”?不就是說她傻嗎?還有,她竟然叫“海洋”,還讓自己叫她“姨姨”。她可是正經的大小姐,咋能叫一個妓女姨姨。

於寧後退一步,動作很大地甩開女子拉著她的手,問她:“請問,你與我娘,是什麼關係?”

她剛才說的可是阿蕊,咋楊蕊還與這個人有關係?

那女子被於寧如此不加掩飾的動作驚得愣了愣,才笑笑,道:“我叫陳翠娥,小時候上私塾時,與你孃親十分交好。”

所以你現在就來禍害她的丈夫來了?於寧覺得這人真是好大的臉,你是陳翠娥,又不是陳圓圓,一字之差這區別可就大了去了。你與楊蕊交好,現在又是一口一個海洋是什麼毛病,難不成還想取而代之?

於寧懷疑的眼光實在是太過強烈,陳翠娥臉上忍不住訕訕,她輕聲道:“我已經成過親了,只是所嫁非人,他犯事被斬了以後我便流落至此,幸得你父親不棄,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瞧瞧瞧瞧,這說的是什麼話?簡直辣耳朵。於寧還來不及說話,于海洋就一句“好了,你與她一個小孩子說這些幹什麼?”

然後他過來拉住於寧,“好了我們回家吧。”

確定沒搞錯?雖然於寧真的很想立刻就拉著于海洋走了,但是這個發展真的不會太快了嗎?不會於海洋也是重生的吧?

“海洋。”陳翠娥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於寧比于海洋還早一步回頭去看她,用眼神問她:“你這狐狸精,你又咋了?”

陳翠娥儘量避著於寧的視線,怯怯地道:“這麼多年我都沒見阿蕊了,挺想她的。”

於寧嘆氣,您直說不就行了,拐彎抹角的幹什麼呢?反正我也不答應。

“你在這不是好好的嗎?”于海洋為難地道,但陳翠娥眼光越來越悲慼,他終於改口,“那等胭脂坊關門大吉的時候,你再來吧。”

於寧忍不住給他叫了聲好,哈哈哈這心真是太狠了,什麼叫胭脂坊關門大吉啊,你見過隨便就倒閉的嗎?看來這陳翠娥的確不是真愛,楊蕊的同學,僅僅算是朋友的朋友。在外面可以玩,但是想要進家門就別想了。

一直在旁邊看戲的老闆終於忍不住出聲了,“於少爺,你還欠著奴家這裡一千五百兩銀子呢!”欠錢就算了,你還詛咒老孃生意算是咋回事啊?她身後幾個保鏢躍躍欲試,是不拿銀子就不放人的節奏。

千算萬算,竟然算漏了這點。她可沒有帶銀子來,就算想帶家裡也沒有這麼多現銀。於寧咬了咬牙,已做好和于海洋一起被打得頭破血流的準備。一起捱過打,她和于海洋以後可就是過命的交情了。

可這個準備還是白做了。因為陳翠娥出來說話了,她對那個道:“媽媽,於公子家裡正在辦喪事,您讓他回去先了結了此事,再來還您的銀子好不好?”

陳翠娥是罪犯家眷,入胭脂坊時是沒花一分銀子的,算是白撿來的。但是陳翠娥因為念過書,還會些琴棋雅事,所以在客人中很受歡迎,也給她掙了不少銀子,所以她也算是這胭脂坊的頭牌。

她開口,自然要賣兩分面子,於是她揮揮手道:“那便先回去吧,若是不來還錢,我手裡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她這兒說,于海洋也就不想再糾纏,牽著於寧就往樓下走。

然後突然就打了兩個噴嚏,她說:“翠娥啊,你這香抹得太厚了,我最近犯鼻炎呢,聞不得重味。”

“抹得少了便沒味了,擦多了又油膩,媽媽,你若是捨得便給我買好一點的軟香吧。”

“那可貴!五兩銀子一盒呢,整個鎮上都沒捨得人用。”還是十分符合形象地摳。

靠,勞資的商機!

於寧轉頭,對著陳翠娥道:“陳小姐,等哪父親來還錢時,我送你一個比軟香還要好的東西。”

就算是看在她剛才幫忙讓他們脫身的份上,讓她試試現代香料的魅力吧。

“回家去太遠了,父親我走不動,寧寧有錢叫車嗎?”從胭脂坊出來,于海洋就停下了腳步。

於寧就用一臉“你看我有錢嗎?6”的表情看著于海洋,終於看得他臉上一紅,“算了,那我揹你。”說完他就蹲,作勢讓於寧爬上他的背。

於寧大受感動,這個父親再不靠譜總還是有點父愛的,她擺擺手,“不用了……”

“我先揹你,等會兒你再揹我。”于海洋未轉過身來,聲音裡頗多嚴肅,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不用了,我叫了家裡的馬車來。”於寧氣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拼了命忍住才沒有撲上去踢于海洋一腳。

于海洋也沒覺得哪裡不對,自己站起來,還拍了拍身上的浮灰,跟著於寧上了馬車去。

回去的路上于海洋一直靠在車壁上,還閉著眼睛,於寧以為他是累了,便沒有主動說話。就這樣一路無話回到了南平村。

遠遠的就有哀樂傳來,于海洋突然睜開了眼睛,於寧還以為是他觸景生情,終於想到自己老父親已經死了的事實,然後他開口卻是一句“寧寧,你是不是做了一個好長的夢?現在夢醒了,所以就不傻了。”

是夢嗎?於寧忍不住去思考他所說的話,前一世的事情誰又能說它就是真的,也許真的是夢吧。也許現在才是魂魄歸位,這個才是她的人生吧。不管咋樣,既來之則安之。

于海洋沒有等於寧的回答,又繼續道:“可是我又什麼時候才能醒得來呢?”又像是自言自語。

馬車停在於家門口,于海洋首先下車去,在於家老爺靈前磕了三個頭,便進屋去了。圍觀吃瓜群眾都是一臉震驚地看著他的背影,不知道他是咋突然良心發現了回家來的,有熱心的已經奔去告訴於家族長了。

除了於寧一家,其他於家人都是住在鎮裡的,族長帶著眾人只是在得知於家老爺死訊的那一天來過一次。但是看于海洋根本不管事又氣得帶著人回去了,若不是于海洋突然出現,估計他們只有在於家老爺下葬的那天才會回來。

也是十分狠心的一群人。

於寧皺皺眉,也不看那些人看自己的驚愕的眼光,跟著于海洋後腳進了屋去。

“起潮?你回來了?”這個聲音是楊蕊的,她詫異地看著于海洋,就算是人真的到了眼前她也好像不相信他真的就這樣回來了。

於寧倒是未在意楊蕊的話,她注意到楊蕊管于海洋叫的是“起潮”,這應該就是于海洋的字了。古代男女的字都是隻有極親近的人才能知曉的,而那陳翠娥叫的卻是海洋。從這點看,她娘就已經贏了。

陳翠娥雖然看起來真的跟于海洋很熟的樣子,但是于海洋並沒有把自己的字告訴她,也拒絕了她要跟著一起來的要求,所以于海洋心裡還是有楊蕊的對吧。

於寧想得很美,只可惜于海洋卻皺著眉頭。

“你叫我什麼?”他臉上嫌棄的表情不似作偽,搖搖頭道:“難聽死了!”

楊蕊一愣,兩行眼淚便爭前恐後湧了出來。

于海洋,你已經死了!

於寧頭痛地走過去,一邊拿手帕給楊蕊擦眼淚,一邊叫王奶奶找人燒水,好讓于海洋沐浴,否則一身的脂粉味和酒氣,於家那些人來了又有說不完的話了。

於寧終於有了一點重生後的安慰。

親孃雖然沒用還愛哭,但是美啊,親父親雖然敗家還蛇精病,但是帥啊。

以上,純屬開玩笑。

錢沒了還可以再賺,但是如果人心壞了就修不回來了。或許爹孃真有那麼一些不靠譜,甚至與於寧比起來,他們的心智和閱歷還更像個小孩子。但是相處下來,於寧覺得接受這對父母也不是什麼難事,而且哥哥於浩,也是懂事得很。

於浩只小他兩歲,心智卻是早熟,於寧看過他的功課以後,已經決定以後培養弟弟走讀書做官這條路了。雖然重生前沒有當過家長,那時也對“讀書就是出路”這句話鄙夷得很,但是現在為人姐姐,才深深體會到想讓自己的弟弟好好讀書是怎樣的一種執念。

於寧重生的這個世界,商人社會地位很低,在世家大族面前根本不夠看。就算你有再多錢,也買不來家族幾百年的文化底蘊。但於家有錢好幾代了,也不是純粹的商戶,努力點還是可以奔個新貴的。

但是這些暫時還是美麗的設想,當下之急還是要應對於氏族裡眾人。

分類推薦

全能醫妃俏王爺小說

全能醫妃俏王爺

匿名

21世紀的暗夜組織有個全能型殺手叫安雪棠,但她穿越了。 穿越第一天就被賣給了一個殘障人士當妻子,傳聞那人不僅雙腿殘疾還兇殘暴戾。 可作為聲控顏控的安雪棠一進門就被那人的聲音和俊美的容貌蠱惑住了。 雙腿殘疾?沒事,我能治。 中毒活不過半年?沒事,我能解。 需要養個小包子?沒事,我養的起。 想要當攝政王?沒事,我助你一臂之力。 想要生個小包子?呃…那…那也不是不行。

襄王有情妃不嫁小說

襄王有情妃不嫁

匿名

現代軍醫陸錦棠,中彈身亡後卻意外穿越。單身二三十年,睜眼就看見一俊男。只是這見面的方式,實在尷尬…他說:嫁給我,本王讓你做這世上最尊貴的女人!她說:王爺,請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

醫妃寵冠天下小說

醫妃寵冠天下

匿名

天才醫學博士穿越成楚王棄妃,剛來就遇上重症傷者,她秉持醫德去救治,卻差點被打下冤獄。太上皇病危,她設法救治,被那可恨的毒王誤會斥責,莫非真的是好人難做?這男人整日給她使絆子就算了,最不可忍的是他竟還要娶側妃來噁心她!毒王冷冽道:“你何德何能讓本王恨你?本王只是憎惡你,見你一眼都覺得噁心。”元卿凌笑容可掬地道:“我又何嘗不嫌棄王爺呢?只是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想撕破臉罷了。”毒王嗤笑道:“你別以為懷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會認你這個王妃,喝下這碗藥,本王與你一刀兩斷,別妨礙本王娶褚家二小姐。”元卿凌眉眼彎彎繼續道:“王爺真愛說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帶著孩子再嫁,誰都不妨礙誰,到時候擺下滿月酒,還請王爺過來喝杯水酒。”

一品毒妃小說

一品毒妃

匿名

二十二世紀毒醫學博士蘇子餘,毒術界的東方不敗,毒醫界的獨孤求敗。 不料命運捉弄,竟是一朝穿越到幾千年前的東周,成為了膽小懦弱、呆傻蠢笨的丞相府庶女蘇子餘。 身陷囹圄,生母慘死,主母迫害,姐妹下毒,生存環境非常惡劣。 本想安穩度日的蘇子餘嘆口氣…… 是你們逼我的!宅鬥?權謀?毒術?醫術? 不好意思,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滿級大佬屠新手村!

妃常想休夫小說

妃常想休夫

匿名

天才神醫冷清歡一穿越,就給大名鼎鼎的戰神麒王爺戴了綠帽子,肚子裡還揣了一顆來歷不明的球,從此每天都在瀕臨死亡的邊緣小心試探。 麒王爺自從娶了這個不安分的女人進府,肝火直衝腦門,時刻都有掐死她挫骨揚灰的衝動。 後來肝火變心火,心火變腎火,腎火變成揭竿而起,將她盛進碗裡的勇氣。 沒見過這種世面的冷清歡被嚇得爬牆逃了,揚言休夫改嫁。 麒王爺悔得腸子轉筋,因為他橫豎看不順眼的那顆球,竟然是自家老爺子早就盼得眼紅的金孫。 衝冠一怒,十萬鐵騎,踏平臨疆,搶婚成功的麒王爺笑得像個傻子。

醫妃且慢:世子很腹黑小說

醫妃且慢:世子...

匿名

林若羽覺得自己太幸運了,一朝穿越便得了個俊俏小相公,小相公身嬌,體軟,鳳眸一挑,讓人心肝兒亂跳。 然而真相卻是,此子性格乖戾,冷酷霸道,跟個神精沒兩樣。 怕了怕了,連她的醫術只怕也治不好。 “娘子,你再逃個試試?” “可是……強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嘗過才知道。”

熱門排行

神醫轉世為妃小說

神醫轉世為妃

匿名

神醫皇后一朝斃命重生成為敵國的王妃, 據說這位王妃又蠢又慘,丈夫視她賤如草芥,眼睜睜看她被磋磨死也不肯施救,活的還不如他院裡一條狗。 為了活下去,她只好手撕小妾,打臉渣男,用超絕的醫術救自己於水深火熱。等她把小日子過得美滋滋,一心只想合離時。 她那位寵妾滅妻的狗男人,突然粘著不放了?滂沱大雨中,原本風光霽月的宸王殿下狼狽跪下,只為求她不要離開。 “我命都可以給你,別合離好不好?”

驚世醫妃美又颯小說

驚世醫妃美又颯

匿名

21世紀的暗夜組織有個全能型殺手叫安雪棠,但她穿越了。 穿越第一天就被賣給了一個殘障人士當妻子,傳聞那人不僅雙腿殘疾還兇殘暴戾。 可作為聲控顏控的安雪棠一進門就被那人的聲音和俊美的容貌蠱惑住了。 雙腿殘疾?沒事,我能治。 中毒活不過半年?沒事,我能解。 需要養個小包子?沒事,我養的起。 想要當攝政王?沒事,我助你一臂之力。 想要生個小包子?呃…那…那也不是不行。

囂張寵妃:冷王請侍寢小說

囂張寵妃:冷王...

匿名

鮮血,緩緩的浸透她素白的羅裙下襬。 腹中一陣又一陣的疼痛深深的提醒她,是她的天真害了她和她的孩子。 “楚雲凌天,今日你最好殺了我們母子,不然,我定要你大鷹王朝雞犬不寧。” 那腥甜濃重的血腥氣息,似乎在驗證她話語之中的滔天恨意,源源不斷的血液沾溼了那土地,也染紅了楚雲凌天的心。 他想解釋,可是她竟如同風一般,消失在他的世界之中,讓他無跡可尋。 她離開了,帶走了他的心,讓他明白,自己並不是無心冷情。 偶然一撇,雖然她容貌絕世傾城,但是他還是認出了那雙清冷無雙的寒眸。 苦心積慮再見,卻發現她已成婚,孩童數歲。 “我不准你動我媽咪,讓我爹知道,他一定會殺了你。” 小小的身子,堅定的站在他的面前,稚嫩的話語,句句如同針線一般,刺痛他的心。 “羽和,原諒我。我……” “我早已說過,如若我不死,定讓你大鷹國雞犬不寧!”

農門辣妻:尚書大人來種田小說

農門辣妻:尚書...

匿名

於寧好不容易碰到重生這種振奮人心的事,本來以為會成就一番“傻女變鳳凰”的傳說,打打怪升升級談談戀愛,有金手指加持,有前輩送的攻略,可是現在現實告訴她,這一切都沒有!!!她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傻女兒”這種苦逼設定,什麼功法什麼鬥氣都沒有,有的就是一個瀕臨破產的家,一對不靠譜的父母,還有人煙稀少的村莊!老天估計是想玩死她呀……

此岸心染骨小說

此岸心染骨

匿名

一朝穿越,成了皇子的側妃。冰山臉的皇子,養了一屋子的美貌小妾。 你鬥我我鬥你,還有一個陰險狡詐的正妃。 日子沒法過,翹腳要離府。 本姑娘要錢有錢,要銀子有銀子。 皇子算哪根蔥,我們不熟,再來找我,關門放狗。

特工王妃不下堂小說

特工王妃不下堂

匿名

她,相府小姐,為心上人做盡傻事,淪為天下人的笑柄。 她,現代特種女教官,耀世而來,豈容他人欺凌。 王爺厭惡,側妃陷害,下人為難?通通吊起來打。 本以為和離後便換來自由,誰成想碰到命定的他。 “喂喂喂,你進我閨房跟回自個家似的,合適嗎?” “唔,是不合適,”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她,“我這就回去選個吉日,娶你回府。” 戰神王爺一拍板,容離再次出現在端王家戶口本上。這次不是端王妃,而是端王嬸孃。 有眼無珠寫休書的端王爺,在喜房外哭成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