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吾要讀 > 豪門總裁 >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

(同名小說:風千雪 | 最新章節:第2323章 2323、大結局4

作者:匿名 狀態:連載 更新時間:2022-10-28 14:22:43 最新章節: 第2179章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 逃亡 主角: 風千雪 夜震霆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豪門總裁小說《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該小說是匿名傾力所著,內容導讀:因為慘遭退婚,她在酒吧睡了一隻鴨,卻不知父親破產跳樓身亡,一夜之間,她從豪門千金變成人人唾棄的蕩婦。 四年後,她帶著三個寶寶回到帝都。在夜色認出了當年那隻鴨,她找他算賬,逼著他簽下還債協議。 從此以後,她每晚都要督促這隻鴨“好好工作,努力還債”,為了多賺錢,她給他買腎寶,教他撩富婆。 奇怪的是,她白天到公司上班,那個傳說中的魔鬼總裁總是找茬整她,她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線上閱讀
掃一掃手機閱讀
溫馨提醒: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精彩節選

週一一大早,風千雪跟朱媽便一起將三個寶寶送到新幼兒園,然後匆匆趕去盛天集團。

這些天,風千雪投了三十五份簡歷,面試了十七家公司,不是當場被拒就是叫她回去等訊息。

只接到了一個應聘成功的電話,那就是傳說中的盛天集團!

風千雪覺得奇怪,那些小公司都看不上她,怎麼站在商業帝國頂端的盛天集團卻主動給她打來了電話?

直到她來到盛天集團的人事部,才恍然大悟:“是你?”

“好久不見,大小姐!”賀文哲笑容可掬的看著她,眼中帶著不懷好意的壞笑,“這麼多年,你真的一點都沒變,還是跟以前一樣漂亮!”

“賀文哲,當年我爸把你趕出風氏,讓你終生不能踏入海城,你居然還敢回來?”

風千雪記得他,以前風氏的副總,因為對她動了邪念,被風千楊趕出風氏,沒想到時隔四年,居然會在這裡遇見。

“風家早就沒落了,你以為你還是當年的大小姐嗎?”賀文哲嘲諷的冷笑,“你現在什麼都不是,就連這份工作都是我施捨的!”

風千雪憤憤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風千雪,這是你最後的機會,走出這個門,我保證,從今往後你在海城連工作都找不到,除非去夜總會當小姐!”

身後傳來賀文哲囂張的聲音。

風千雪心裡滿腔怒火,加快步伐離開……

讓她向這種人低頭,不可能!

出來時,風千雪才發現大廈門口圍滿了人。

一名中年男人身上淋滿了汽油,一隻手拿著打火機威脅周圍的人。

“你們不要過來,我要見夜震霆,讓他來見我!”

周圍的職員都不敢靠近,保鏢們更是嚴陣以待。

幾個高層試圖安撫他:“趙總,冷靜,有話慢慢說!”

“冷靜?我只是不小心得罪了他,他就讓我一夜破產,成為喪家之犬,你讓我怎麼冷靜?”男人的情緒十分激動。

聽到這句話,風千雪不禁想起了父親風千楊……

她一直都不明白,風氏經營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破產了?

她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見到就收到了他的死訊。

難道父親跟眼前這個人一樣,被人迫害?

“夜總來了!”就在這時,有人突然高喊。

風千雪抬頭看去,視線裡,一輛勞斯萊斯魅影緩緩開來,保鏢們立即上前清理現場,圍觀的群眾連忙退後,讓開道路。

汽油男立即衝過去攔在車前,激動的大喊:“夜震霆,你今天必須給我個說法!”

周圍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出,緊張的看著那輛黑色勞斯萊斯。

裡面坐著的,可是讓整個海城都望而生畏的人物!

風千雪隱約看到後座有一個筆挺的黑色身影,低頭看著手機,完全不為外界所動。

司機和副駕的保鏢都在等他的指示,連空氣都開始肅穆冷寂起來。

車裡的男人冷若冰山,連頭都沒抬一下,只冷冷做了個手勢。

下一秒,

車子竟突然加速,猛地向汽油男撞了過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汽油男更是呆若木雞的愣在當場,完全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決絕。

眼看著車子就要撞到他,風千雪突然一個箭步上前,將他拉開……

車裡的男人抬目看過來,幽深的目光落在風千雪臉上,眼底有複雜的思緒一閃而過!

分類推薦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小說

天才三寶:神秘...

匿名

因為慘遭退婚,她在酒吧睡了一隻鴨,卻不知父親破產跳樓身亡,一夜之間,她從豪門千金變成人人唾棄的蕩婦。 四年後,她帶著三個寶寶回到帝都。在夜色認出了當年那隻鴨,她找他算賬,逼著他簽下還債協議。 從此以後,她每晚都要督促這隻鴨“好好工作,努力還債”,為了多賺錢,她給他買腎寶,教他撩富婆。 奇怪的是,她白天到公司上班,那個傳說中的魔鬼總裁總是找茬整她,她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全能甜妻馬甲多小說

全能甜妻馬甲多

七千萬

“我的學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狀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畫畫右手彈琴?”“我的嬌軟老婆,竟然是打遍無敵手的拳王?”“我的敗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團幕後大BOSS?”眾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著全能大佬不要竟然離婚?”臉被打腫的薄少離婚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她俏臉緊繃,“滾!”直到——某晚宴。男人強勢將她按在牆上,“肚子裡揣著我的娃還想往哪跑?”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熱門排行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萌妻嫁到,豪門冷少寵妻線上小說

萌妻嫁到,豪門...

匿名

她的男朋友劈腿,他的未婚妻出軌,一個榜了富豪女,一個找了小白臉,她當場被渣男分手,而他被帶了綠帽子。 醉酒迷離夜,她被吃幹抹淨,醒來才知道自己簽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約,竟成了這個城中最貴的男人的太太,而他正式晉升為債主。 他說:不準愛上我。 她說:不準再碰我。

厲少權寵替嫁妻小說

厲少權寵替嫁妻

匿名

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 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女人暴怒大吼:“你這個禽獸,變態、無恥。”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 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