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吾要讀 > 豪門總裁 > 豪門冷少線上寵妻
豪門冷少線上寵妻

豪門冷少線上寵妻

(同名小說:爵少的天價婚妻 | 最新章節:第398章 轟動全城的集體婚禮 大結局

作者:匿名 狀態:完本 更新時間:2022-04-13 15:26:34 最新章節: 第398章 轟動全城的集體婚禮 大結局 主角: 莊爵 晚笙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豪門總裁小說《豪門冷少線上寵妻》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該小說是匿名傾力所著,內容導讀:她的男朋友劈腿,他的未婚妻出軌,一個榜了富豪女,一個找了小白臉,她當場被渣男分手,而他被帶了綠帽子。 醉酒迷離夜,她被吃幹抹淨,醒來才知道自己簽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約,竟成了這個城中最貴的男人的太太,而他正式晉升為債主。 他說:不準愛上我。 她說:不準再碰我。
線上閱讀
掃一掃手機閱讀
溫馨提醒:由於同一本小說可能有多個標題,如若發現當前頁面章節不全,可以點選頁面上的同名小說閱讀最新章節
精彩節選

男朋友劈腿,她收到了小道訊息去酒店捉姦,卻不想碰到了一群氣勢洶洶的人,而帶頭的就是莊爵。

VIP的客房裡,傳來男人和女人刺耳的聲音,在淚眼婆娑的晚笙趴在門邊猶豫要不要開門的時候,莊爵的手下卻在她面前一腳踢開了客房的門。

畫面美的辣眼睛,晚笙不由的捂住了臉,但下一刻晚笙便迎上了一巴掌,這巴掌不是別人,是她的男朋友賜的,隨即傳來破口大罵的呵斥聲,她被指責帶了莊爵來捉姦,還沒來得及解釋,莊爵便一把將其拉到了身後,而她一個踉蹌重重的摔在了沙發上,看到了一出大戲,幾個男人暴打她的男朋友,而事故的女主角正是莊爵的未婚妻。

咔咔幾張照片之後,莊爵便準備離開,女主角拉扯著莊爵的衣袖不肯鬆開,卻被猛地推了一把,不偏不倚的摔在了晚笙的旁邊,下一刻晚笙便被打了一巴掌。

晚笙捂著半張臉看著面前的女人,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莊爵一把拉起,朝外走去。

“你這個賤人,我要跟你分手。”這是晚笙聽到男朋友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出了客房的門,莊爵便丟下了晚笙,一行人匆匆而去,而晚笙竟嚎啕大哭的,不知不覺的埋頭跟在著莊爵的隊伍身後,從走廊到電梯,從電梯到大廳,直到大門口,在莊爵上車的時候,一把揪住了晚笙的衣襟,將其丟進了自己的車裡,冷冷丟下一句話:請你去借酒澆愁。

酒吧裡,她不敵酒醉,邊哭邊訴說著自己的悽慘,從大學到畢業,從同學到親人,從朋友到閨蜜,從工作到戀情,最後連她自己說了什麼都不記得了,而他在眾多保鏢的庇護下,默不作言,只是在她酩酊大醉的時候,淡淡的吐出幾個字:我娶你。

“嘿,想起來了嗎?”莊爵整理著身上的襯衣朝床上角落的晚笙問道,晚笙愣了愣,從回憶裡被拉了回來,抬眼朝莊爵看了過去喝道:“是你,是你拉我去喝酒的,是你把我灌醉的,是你……昨晚那個我的。”

莊爵連連點頭,繼而冷聲道:“沒錯,就是我。”

“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是什麼人?”晚笙抓起手邊的枕頭朝莊爵砸了過去,但莊爵卻輕輕一閃躲了過去,滿臉詫異的朝晚笙看了過去。

這女的居然不知道我是誰?

“你不看雜誌,不看新聞,不看報道的嗎?連我是誰都不知道?”莊爵念道,晚笙一臉不解的喝道:“你誰啊。”

莊爵一聲冷笑,雙手塞褲兜定定的站在床邊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莊氏國際企業的總裁,莊爵,這個城市……我說了算。”

晚笙聞聲吞了口口水,卻仍舊搖了搖頭道:“聽著很厲害的樣子,可我不知道你是誰,不管你是誰,你強行佔有我,還指望我嫁給你,簡直就是做夢。”

莊爵看著聽到自己名字,絲毫沒有反應的晚笙,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在詫異了幾秒鐘之後,莊爵冰著臉,似若冰霜的朝晚笙湊了過去,輕輕抬起晚笙的下巴道:“你沒得選擇,而且你一定會答應的。”

“憑什麼,為什麼。”晚笙推開了莊爵道。

莊爵看著晚笙勾唇一笑,從衣兜裡拿出了手機,隨即遞給了晚笙,晚笙看著手機上的轉賬資訊,頓時睜圓了眼睛。

“收款賬戶是你的養父母,款項五百萬,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債主了。”莊爵淡淡的說著,將一個資料夾遞了過去道:“婚書、賣身契、婚前協議、借款單據、一應俱全,你已經是莊太太了,哦,我再添一句,你的罪名不成立,因為我睡的是我自己老婆。”

分類推薦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小說

天才三寶:神秘...

匿名

因為慘遭退婚,她在酒吧睡了一隻鴨,卻不知父親破產跳樓身亡,一夜之間,她從豪門千金變成人人唾棄的蕩婦。 四年後,她帶著三個寶寶回到帝都。在夜色認出了當年那隻鴨,她找他算賬,逼著他簽下還債協議。 從此以後,她每晚都要督促這隻鴨“好好工作,努力還債”,為了多賺錢,她給他買腎寶,教他撩富婆。 奇怪的是,她白天到公司上班,那個傳說中的魔鬼總裁總是找茬整她,她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全能甜妻馬甲多小說

全能甜妻馬甲多

七千萬

“我的學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狀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畫畫右手彈琴?”“我的嬌軟老婆,竟然是打遍無敵手的拳王?”“我的敗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團幕後大BOSS?”眾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著全能大佬不要竟然離婚?”臉被打腫的薄少離婚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她俏臉緊繃,“滾!”直到——某晚宴。男人強勢將她按在牆上,“肚子裡揣著我的娃還想往哪跑?”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熱門排行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萌妻嫁到,豪門冷少寵妻線上小說

萌妻嫁到,豪門...

匿名

她的男朋友劈腿,他的未婚妻出軌,一個榜了富豪女,一個找了小白臉,她當場被渣男分手,而他被帶了綠帽子。 醉酒迷離夜,她被吃幹抹淨,醒來才知道自己簽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約,竟成了這個城中最貴的男人的太太,而他正式晉升為債主。 他說:不準愛上我。 她說:不準再碰我。

厲少權寵替嫁妻小說

厲少權寵替嫁妻

匿名

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 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女人暴怒大吼:“你這個禽獸,變態、無恥。”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 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