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醫漢 > 章節目錄 第20章 20、第 20 章

第20章 20、第 20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李長生正看著匠人處理新採購來的豬尿泡,就聽人來報說東方朔來了,說是要找他李長生。

東方朔雖被罷了官,卻還留在長安待詔,聽到訊息找上來也不稀奇。

李長生洗乾淨手,吩咐眾人繼續忙自己的事,自己去與東方朔說話。

東方朔瞧見李長生,發現他還是一副極尋常計程車打扮,搖著頭感慨:“你怎麼沒有師憑徒貴?”

李長生道:“哪有什麼貴不貴的。”

東方朔早習慣了他這個悶性子,也不調侃他了,只說要他請客吃飯。

李長生想到自己讓霍善把許多事扣到東方朔頭上,便也應下了東方朔的要求,與眾人交待一聲後就與東方朔出門去了。

主要是和東方朔通個氣,叫他以後莫要拆穿霍善的話。

東方朔聽後壓根沒放在心上。

一個小孩能給他扣什麼鍋?估摸是李長生教了他徒弟一些東西,又不想被人知道是他教的吧。

李長生這人什麼都好,就是不太喜歡出風頭。

相反,東方朔就很喜歡,常年在劉徹面前分享他剛編的傳說故事。

東方朔二話不說就應了下來。

這才問起霍善認親始末。

得知他們師徒倆去縣裡買驢子都能撞上劉徹和衛青,東方朔感慨萬千:“時運到了,誰都擋不住啊。”見李長生面有憂色,他又問,“難道都這樣了,你還想把他帶回鄉里去不成?”

李長生道:“我自是願意讓他在冠軍侯身邊過好日子的,只是這孩子從小便很有主意,他不想留下的話我怕也勸不住他。”

別的小孩可能會乖乖聽話,霍善不一樣,他真要敢哄騙他留在長安,這小子恐怕會自己走回去。

說實話,李長生到現在都沒想出妥當的辦法,只能先讓霍善多和霍去病等人相處。

興許相處出感情來了,這孩子自己就不想走了。

東方朔本想笑話他杞人憂天,哪有人會放著好日子不過跑去過苦日子?可瞧見李長生那認真的神色,東方朔又把到嘴的話嚥了回去,無奈地說道:“要不怎麼說傻子總能養出傻子?都怪你從前太慣著那孩子了。”

東方朔這人浪蕩得人盡皆知,曾被朋友司馬遷調侃為“歲更其婦”,長安城中認得他的人都把他稱為“狂人”。

他這樣的人是很少與人深交的,像李長生師徒倆這種“傻子”行徑更不可能出現在他身上。

只是世上若是少了些傻子,他這樣的狂人恐怕就活不下去了。

“左右你也是孤家寡人一個,既然那孩子是有主意的,你索性跟著他的主意走便是了。你有那麼多技藝傍身,真想在長安安家也不是什麼難事。”東方朔這麼勸道。

李長生沉吟片刻,搖著頭說道:“再說吧。”

事實上他觀霍去病面相,察覺霍去病明年似有一劫。只可惜他什麼技藝都學了點,就是沒學到任何化劫之法。他從不靠這個本領吃飯,原因也在此:他相面相得很準,卻什麼都改變不了。

有什麼比你能看出劫難卻無力化解更難受的事?

李長生這次在冠軍侯府停留這麼久,一來是放心不下霍善,二來也是想觀察出霍去病那一劫到底是怎麼回事。

霍善才剛認回親爹,若是明年這爹又沒了,對這孩子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這些考慮,李長生連東方朔也沒有講。

東方朔見好友心事重重,也就專心喝酒吃菜。等到吃飽喝足,他與李長生並肩走在長街之上,忽地指著冠軍侯府上方的雲氣笑道:“看到沒有,瞧著似乎與來時不太一樣了。”

李長生順著東方朔所指之處望去,一時也是驚訝不已。兩人皆通望氣之學,只這麼遠遠看去,李長生便能察覺那尋常人難以發現的變化。

東方朔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就別操心那麼多了,興許你這徒兒本領比你還大。”

李長生點點頭,揮別了東方朔,徑自趕回冠軍侯府。

他想看看霍善在做什麼。

霍善倒沒幹啥出格的事,只是拉著霍光詳細描繪了幾種自己親眼所見的寄生蟲罷了。

此類寄生蟲主要分佈在長沙、廣陵、吳郡等地,大多都是水網密佈之地。按照這個地域特徵來推斷的話,凡是水澤眾多的地區大都有可能出現這類寄生蟲病。

霍善還繪聲繪色地講解了這些常見寄生蟲病是如何進入人體的,那可真是百仙過海各顯神通。

像廣陵郡的薑片蟲可能還要哄你生吃水生動植物,長沙郡的血吸蟲可就不一樣啦,它的尾蚴可以直接從面板鑽進人、牛,豬體內,你在疫水裡頭洗個手、濯個足,都有可能感染!

霍善現在看到河水都不敢隨便去洗手了!

可惡,這些詭計多端的蟲子!

一開始,霍光聽著只覺頭皮發麻,聽著聽著他便認真起來。

若是當真有這麼多人因為寄生蟲而得病,那麼這《寄生蟲圖譜》是不是可以獻給朝廷?裡頭提到的一些防治之法,落實下去說不準能叫許多人免受病痛之苦。

霍光知曉霍善身份過了明路以後肯定能得到封賞,便建議他在謝恩時把這份稿子獻上去。當然,既然是東方朔告訴他的,那霍善也不能獨自昧下這份功勞,只要照實說就好。

霍善這麼小便能將這些東西統統記住,誰聽了不得誇一句“不愧是冠軍侯的兒子”?

功勞不功勞的,霍善聽不懂。不過最後這句話他聽明白了,呈上去可以挨誇!

還是他和他爹一起被誇!

霍善很仗義地說道:“叔你放心,我也不會落下你的,到時候我會告訴所有人是你幫忙畫的圖譜!”

霍光道:“我不過是按照你的介紹寫寫畫畫而已,乾的是刀筆吏的活,換個人來也一樣能做,哪稱得上什麼功勞?”

他年紀還太小,能當上郎官本來就是沾霍去病的光,這時候太出風頭對他而言沒什麼好處。

李長生找過來的時候,聽到的就是叔侄倆在討論怎麼趁著謝恩的機會把《寄生蟲圖譜》獻上去。

李長生討過《寄生蟲圖譜》看完,一時有些沉默。

霍善還在旁邊積極說出自己給東方朔扣鍋的事:“都是東方叔父告訴我的!”

他這麼說,師父一定能聽懂的吧!

他可是牢牢記住了師父的教誨!

遇事不決,全說是東方朔講的!

李長生:“………”

反正已經和東方朔透過氣了,就這樣吧。

李長生看了眼旁邊的霍光。

霍光仍是不卑不亢的態度,見李長生望過來,他仔細給李長生講出自己的考慮:霍善若是把這份圖譜獻上去,一來能讓許多人免受寄生蟲病之苦,二來也能讓陛下更偏愛他一些。

長安城中稱得上是外戚的人可不少,真要在御前露臉還是得自己有本事。

李長生自然知道獻上圖譜有利無害。他見霍善一副興致盎然的模樣,也沒攔著不讓他去獻,只揉著霍善腦袋說道:“讓人抄一份留底。”

很多東西獻上去了也未必會有用,古往今來被束之高閣的建議可不少。

霍光一聽就懂,點著頭說道:“也不必另外找人了,我順便抄一份就好。”

霍善已經拉著霍光忙活了一早上,對他來說這件事算是了結了。

他湊到李長生身邊吸了吸鼻子,開始追問李長生是不是揹著他去吃好吃的了!

李長生知道霍善天生長著個狗鼻子,嗅東西特別靈,便從袖袋中取出包外帶回來的糕點讓他和霍光分著吃去。

另一邊,劉徹確實正讓人擬封霍善為朝陽侯的旨意。

衛青、霍去病去年橫掃大漠,成功打出了“漠南無王庭”的大好局面,從今以後大漢使者想前往西域再也不會遇到張騫那種半路被匈奴抓走的情況。

這為大漢經略西域創造了極佳的條件――

若是連路都走不通,談什麼經略西域?

這樣的功勞絕不是封個萬戶侯就足夠了的,此前霍去病沒有孩子也就罷了,現在霍去病都有個三歲大的娃兒了,給這娃兒封個千戶侯不過分吧?

劉徹覺得不過分,有人覺得挺過分,上朝時就有人跳出來鬧了一場,說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孩就這麼封侯著實太過兒戲。

這話劉徹就不愛聽了,什麼叫來歷不明的小孩?

這可是他和衛青親自發現的小孩!

若是沒有他一時興起去新豐縣那邊遛彎,霍去病許是都不知曉自己有這麼大一娃兒。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孩子和他有緣。

朝中那些個傢伙反對得越起勁,劉徹給霍善封侯的決心就越堅定。

當皇帝,就是這麼為所欲為。

劉徹當場讓枚皋負責擬旨。

枚皋是有名的快槍手。

據說有次劉徹讓他給軍中寫佈告,他命人把布鋪在馬背上提筆就寫,三兩下就把告示擬寫完畢。他老家淮陰後來有句話叫“馬上文,□□武”,講的就是他和韓信。

在後世文人的評價中,枚皋和司馬相如這兩個劉徹的御用文手經常被擺到一起比較:枚皋的優點是文思極其敏捷,可惜文辭不夠精妙;司馬相如的優點則是文辭十分精妙,可惜構思得太慢。

照理說這種特別講究文辭的封賜文書該交給司馬相如來寫,但司馬相如此前請了病假待在家裡養病,看那架勢估摸著是好不起來了。

不過劉徹這會兒決定和那幾個提反對的朝臣對著幹,枚皋這個快槍手倒是正合他心意。

要的就是當場封侯!

衛青:“………”

霍去病:“……”

霍善年紀還太小,這個封侯旨意只能由霍去病代接了。

散朝以後,劉徹把衛青和霍去病留下,說是一會要吃個家宴,讓人去把霍善接進宮。到時候會將太子也喊來,讓他知道自己當表叔了。

霍去病道:“我親自回去接吧。”

霍善還太小,霍去病不放心把他交給別的。

家裡有霍光和李長生他們在還好,外頭的人誰知道是什麼心思?

劉徹沒攔著,讓他自行回家接娃去。

等霍去病走遠了,劉徹才和衛青打趣道:“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樣,連線人進宮這種事都親力親為。”

霍去病從小到大什麼時候這麼小心謹慎過?

衛青道:“是挺稀奇,看來他很喜歡那孩子。”

只可惜聽李長生說那孩子的母親已經去世了,否則兩人應當也算是一樁良緣。以霍去病的性情,絕不是隨便來個孩子都能叫他這麼上心的。

劉徹心情頗佳,命人去讓太子過來瞧瞧自己的小表侄。

如果您覺得《醫漢》小說很精彩的話,請貼上以下網址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支援!

( 本書網址:https://www.51du.org/xs/367889.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新增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