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吾要讀 > 豪門總裁 > 雲少的嬌妻又逃了
雲少的嬌妻又逃了

雲少的嬌妻又逃了

作者:匿名 狀態:完本 更新時間:2022-07-11 09:53:43 最新章節: 第430章 一生相伴(大結局) 主角: 雲城睿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豪門總裁小說《雲少的嬌妻又逃了》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該小說是匿名傾力所著,內容導讀:”雲先生,你別跟著我了……” 雲大少將紅本本拿了出來,“我是你老公,不跟著你跟著誰。”
線上閱讀
掃一掃手機閱讀
精彩節選

歡愛過後,屋裡處處都瀰漫著曖昧的氣息。

姜芸靠在雲城睿懷裡推了推他,“你該回去了。”

一直以來兩人之間的角色定位都清楚明確,她從不會對他過多糾纏,彼此也從不留宿。

雲城睿沉沉看了看她,“你這次到國外有多長時間了?”

“三個月了吧。”姜芸一手撐著腦袋,另一隻手不安分地緩緩摩挲,“怎麼?我三個月不在,寂寞了?”

這一記挑撥讓雲城睿再次蠢蠢欲動。

“幾個月不見,勾人的本事倒是一如既往的厲害。”

雲城睿握住姜芸的手翻身而上,開始又一輪的狂歡。

結束時,姜芸已經沒有了力氣,她一身凌亂地看著雲城睿穿衣整裝,用腿有意無意地勾著他的腰。

“我知道了。”

“什麼。”

她嗤笑一聲,啞聲道:“你訂婚的訊息。”

“嗯?”

“你們在一起了吧?我聞到你身上的香水味了。”

雲城睿手上的動作一頓,雙眼微眯望向她。

他這三年一直養著這個尤物無非是因為這個女人進退有度,從不過問自己的私人事情,身體上兩人也是非常的契合。

可這人現在居然開始過問自己的私人事情了,雲城睿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姜芸看著他不說話,又好似故意一般收了笑意,跪坐在床上,拉著男人的手,眼角也帶著淚水,看起來楚楚可憐。

“我今天回來到處都是你要訂婚的訊息,你.……真得要結婚了嗎?”

“對。”雲城睿冷冷說完,不悅和排斥呼之欲出,“怎麼?想法大了,開始想要管我的事情了嗎?國外待了三月,你就忘了我們什麼關係了嗎?”說著附身捏著姜芸的下巴:“記住,我是主,你是僕,你沒有權利過問我的事情。”

他的語氣裡帶著點譏諷,姜芸沒有回駁,而是一把扯住了他的小臂,輕聲哀求開來。

“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你不要娶姜星兒好不好,你娶我,好不好?”

姜芸一雙眼睛裡含著三分水光,將戀戀不捨發揮到極致。

但她越是這樣,雲城睿的臉色便越難看,他冷酷的甩開她的手,銳利如鋒的視線居高臨下落在她身上。

“掂掂自己的分量,不要想些有的沒的,你要是管不好自己的手,我就找人把它剁了。”

雲城睿話語凌厲,先前的激烈一掃而空,只留下如冰天雪地般的冷漠。

蔣芸聽見他的話身子一顫,低著頭沒有說話。

“啪!”

關門聲響起,屋子裡只剩下了眼眶通紅的姜芸,一片寂靜。

她抬手按了按酸澀的眼,突然大聲地笑了起來,笑著笑著便哭了起來,但臉上卻是帶著笑容,眼裡有釋然,無力,傷心。

這次,他們之間是徹底結束了吧,以後,不會再有關係了。

雲城睿的禁忌她再清楚不過了。

她故意讓雲城睿娶她,依照他的性子,怕是不會再和她見面了。

可是沒有辦法,她可以忍受他的一切,但是她接受不了再他有了未婚妻之後,還與他來往,她,這輩子,又不會與有婦之夫來往的。

姜芸是有自己的底線的,該放手就放手,她挽留不該挽留的!

一如姜芸預料,次日,她便接到了來自雲城睿的助理阿七的電話,說要談一談分手的事項。

她爽快赴約,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準時準點的趕到了約定好的咖啡廳。

阿七本以為姜芸被老闆拋棄會一臉愁容,可沒想到對方不但沒有沮喪,反而打扮得花枝招展,還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雲城睿提出的所有要求,似乎不在乎他們老闆一般。

“分手費我收下了。這三年他對我提了這麼多七七八八的條例,我要是不要求點什麼好像不大公平。”

阿七畢竟是雲城睿身邊人,最懂察言觀色,對著姜芸笑道。

“姜芸小姐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

姜芸拿精緻的小勺攪著面前的咖啡,唇邊微揚:“我知道最近奧拉內衣在尋找新一任的代言人,我想我應該很符合他們要求。”

見到蔣芸這麼說,勒森心領神會地點頭應了下來。

分類推薦

天才三寶:神秘爹地是大佬小說

天才三寶:神秘...

匿名

因為慘遭退婚,她在酒吧睡了一隻鴨,卻不知父親破產跳樓身亡,一夜之間,她從豪門千金變成人人唾棄的蕩婦。 四年後,她帶著三個寶寶回到帝都。在夜色認出了當年那隻鴨,她找他算賬,逼著他簽下還債協議。 從此以後,她每晚都要督促這隻鴨“好好工作,努力還債”,為了多賺錢,她給他買腎寶,教他撩富婆。 奇怪的是,她白天到公司上班,那個傳說中的魔鬼總裁總是找茬整她,她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全能甜妻馬甲多小說

全能甜妻馬甲多

七千萬

“我的學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狀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畫畫右手彈琴?”“我的嬌軟老婆,竟然是打遍無敵手的拳王?”“我的敗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團幕後大BOSS?”眾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著全能大佬不要竟然離婚?”臉被打腫的薄少離婚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她俏臉緊繃,“滾!”直到——某晚宴。男人強勢將她按在牆上,“肚子裡揣著我的娃還想往哪跑?”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熱門排行

帶娃總裁寵妻忙小說

帶娃總裁寵妻忙

匿名

傳聞毀容之後,秦三爺心狠手辣,接連弄死了兩個未婚妻,全城的女人沒人敢嫁。 但蘇辭月嫁了。 “女人,以後我罩你。” “我的媽咪,以後誰都不能碰!”   剛結婚,她就被兩個小萌娃瘋狂爭搶。 秦三爺一手一個萌寶拎出去,關上門,“老婆,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蘇辭月懵比又彷徨,“我要當兩個孩子的後媽了?” 英俊的男人淡淡挑唇一笑,“首先,你是親媽,其次,不是兩個,是三個。” 蘇辭月風中凌亂,她什麼時候給秦三爺生了三個孩子? 還有,說好了的毀容,說好的心狠手辣呢? 為什麼她被他寵上了天?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裝傻了小說

夜少的小祖宗又...

匿名

一次意外,她救下帝國大佬,大佬非要以身相許娶她。 眾人紛紛嘲諷:就這種鄉下來的土包子也配得上夜少? 什麼?又土又醜又沒用?她反手一個大……驚世美貌、無數馬甲漸漸暴露。 慕夏隱藏身份回國,只為查清母親去世真相。 當馬甲一個個被扒,眾人驚覺:原來大佬的老婆才是真正的大佬!

傅總獄妻纏上癮小說

傅總獄妻纏上癮

匿名

在和傅清川結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時間確定他愛她; 卻又在兩人婚後的週年那天,她發現他異樣的端倪。 在知道那個女人和他的真實關係前,宋枳從不知道,未來嫂子肇事逃逸,為什麼坐牢的人會是她? 更不知道,這個名叫季妤柔的女人,原來是她老公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戀。 - 五年牢獄,重塑的不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 可當宋枳以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時,傅清川又一次闖入她的生命。 生死危機關頭,他周身帶血,低沉嗓音如同魔咒:“是你……我心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 “……” “宋枳,我就是死,這輩子也不會放開你!”

顧少腹黑妻難逃小說

顧少腹黑妻難逃

匿名

他許她一世,寵她入骨,待她如寶。她以為這就是所謂的幸福。 一朝從雲端跌落,粉身碎骨,她黯然退場。 五年後,再次重逢。 “蘇可歆,我們和好吧。” “我們已經錯過了五年,想和好?晚了!” “只要是你,多久都不會晚。”

萌妻嫁到,豪門冷少寵妻線上小說

萌妻嫁到,豪門...

匿名

她的男朋友劈腿,他的未婚妻出軌,一個榜了富豪女,一個找了小白臉,她當場被渣男分手,而他被帶了綠帽子。 醉酒迷離夜,她被吃幹抹淨,醒來才知道自己簽了一大堆不平等合約,竟成了這個城中最貴的男人的太太,而他正式晉升為債主。 他說:不準愛上我。 她說:不準再碰我。

厲少權寵替嫁妻小說

厲少權寵替嫁妻

匿名

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 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女人暴怒大吼:“你這個禽獸,變態、無恥。”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 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