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吾要讀 > 古代言情 > 穿成科舉文裡的惡毒女配
穿成科舉文裡的惡毒女配

穿成科舉文裡的惡毒女配

作者:春未綠 狀態:連載 更新時間:2022-05-31 09:09:49 最新章節: 第207章 麟哥兒的番外
吾要讀為您提供完整版本的古代言情小說《穿成科舉文裡的惡毒女配》繁體版全文免費線上閱讀,該小說是春未綠傾力所著,內容導讀:在《科舉送我上青天》這本書中,寒門男主利用系統的幫助,在科舉中一路順暢,期間各種打臉各路妖魔鬼怪,最後封侯拜相,迎娶白富美,留名青史,走上人生巔峰,和他作過對的人下場無一不慘。顧妙看完這本爽文覺得十分
線上閱讀
掃一掃手機閱讀
精彩節選

俗話說的好,這世上最難斷的是家務事,最難處的關係是婆媳關係,顧二太太尤甚,她今年不過二十五六的年紀,生的秀麗白皙,一雙剪水瞳眸甚是迷人,若讓人看上一眼不由得沉溺於其中難以自拔,但此刻這雙眸子卻盛滿了愁緒,看的讓人心都揪起來了。

顧二太太的愁緒來自於懷裡還昏迷著的女兒,她的親閨女七姑娘。

此事也是說來話長,顧家本只是本地一個小地主,顧老夫人青年守寡,辛苦拉拔著三個兒子長大,供他們讀書,偏偏老二老三都中了進士,一個做了知州,另一個更了不得,在京裡做京官,唯獨只有長子只是在老家縣城做一個吏員。雖說自古官吏放在一起說,但是吏就是吏,吏是不入流的,一輩子服從於官員的。

老大一輩子大概也就這樣了,但他的後代總得讓叔叔們照看啊,可按照當下規矩,長子奉養長輩,如果顧老大一家不奉養老夫人,別人就要戳他脊樑骨了,跟著長子,顧老夫人自然要替他籌謀一番了,尤其是顧老大之妻還是老夫人的孃家侄女梅氏,親上做親,梅氏進門還生下了長子,更讓顧老夫人顧惜幾分。

她有心讓老二老三多對長子看顧幾分,但顧老夫人也深知他們也都有兒子,人家為自己的兒子籌謀都不夠,怎麼會管哥哥?即便照應,也不會拼盡全力。

出去了的兒子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往回拉是拉不回來了,可她就怕日後差距越來越大,他們兄弟尚且還好,可安鵬呢,他可是顧家最大的孫子,父親只是潯陽縣的吏員,母親也只是個大夫的女兒,不似他的堂兄弟們,父親是高官,母親更是大家出身,二兒媳出自江寧程氏,三兒媳的爹更是大學士,他的前程永遠比不得他們。

於是乎,顧老夫人就想了一個招,分別讓二房三房各叫一個孫女兒到身邊替他們放的父親盡孝,老人家還覺得自己挺聰明的,孫子們到底是顧家的種兒,和丫頭片子們不同,需要跟著父輩身邊識字讀書。他們有女兒在老家,就像放飛出去的風箏,只要她手輕輕一拉,二房和三房就必然會回來,也會幫忙長房。

三房很快就送了女兒來了,送的是庶出的女兒,也不心疼,甚至任憑顧老夫人教養都成,全然當沒這個女兒似的。可二房不同,程氏只有這個女兒,她也最疼這個長女,寫信親自差人回來接甚至是她自己回來接,最後逼著二爺親自來接,顧老夫人就是不肯放手。

還好這次長房女兒出嫁更兼顧老夫人五十大壽,本是喜上加喜的好事,長房大伯自己只是個吏員,自身首先,便一心想讓女兒嫁給讀書人,聽聞在縣學尋摸了一個聰慧的書生,十二歲便成了秀才,是個天縱奇才,日後更是前途無限,他有意顯擺一二,卻未曾想到樂極生悲。

新郎洞房花燭夜逃跑了,聽聞他對婚事十分不滿,認為自己遲早會同三老爺一樣,娶官家女子,被榜下捉婿,不屑於書吏之女。

芳娘被眾人指指點點,顧老夫人便準備帶孫女兒去老家躲流言,也顧不得六姑娘和七姑娘了,六姑娘她是無所謂,這麼多年她早看出三房這個庶出的孫女沒有半點作用,二房的七姑娘卻能讓程氏幫著辦不少事。就比如推薦安鵬去應天府的書院等等。

她在走之前,吩咐僕人悄悄把七姑娘藏著,不讓程氏的人找到。

程氏這次回來就是要把女兒帶去的,她不帶走是不會罷休的,從她一來就派人密切盯著顧老夫人,就在顧老夫人的舊僕準備用箱子把七姑娘運走的時候,被程氏的人發現了,抬箱子的人嚇的把箱子摔到地下。

——七姑娘就這麼被摔出來了。

已經昏迷了好幾天了。

“我的妙娘何時才能醒過來啊?”程氏喃喃道。

顧妙就是這個時候醒過來的,她腦海裡多了一段身體原主人的記憶,卻又像本來是她的回憶一樣,她迫不及待的睜開了眼睛,喊了聲“娘”。

程氏喜極而泣。

**

“三弟妹,我們這就先走了,你們慢行。”程氏牽著女兒的手對妯娌道別。

顧三太太範氏出身很好,是範大學士的女兒,但因長的過於臃腫,又愛俏郎君,故而很難嫁出去,要麼好一點的人家嫌棄她,相貌才學差一點兒的她又看不上。

但除了自身胖一點,顧三太太哪裡都好。

此時,還勸程氏快走,“二嫂,來年盼著你們去京城再聚。”她本來很羨慕二嫂的,二哥成婚多年也只有她一個女人,夫妻二人年貌相當,可如今妾侍也有妾侍的好處,至少這老太太再怎麼折騰,也折騰不到她的親生女兒,至於庶女,她才不管呢。

顧妙娘按照程氏這幾日教的,對範氏做了個福身之禮,程氏見了越發高興,她的女兒只是沒有人教導,日日在那被抽調的繡樓裡變得畏畏縮縮,可一教,不就大大方方了麼!

古代的馬車並非是想象中那樣憋仄,就像程氏坐來的這輛馬車,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實則內裡頗有乾坤,不僅有小榻可以安眠,還有茶櫃書籍,可以隨時吃茶看書。

顧妙,不,顧妙娘頗有些莊生夢蝶之感,她本以為自己是穿越的,可是自己在古代這串記憶好像也是真實存在的。

看著今年已經七歲的女兒,還這樣瘦瘦小小的,程氏心就疼的不行,她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東西都拿到女兒面前彌補她,於是摟著妙娘在懷中道:“這次回去娘請個女先生先教我們妙娘,等你學的差不多了,再去程家女學去,你的表姐妹們都在女學呢,可以一起玩兒,不必日後在那繡樓中。”

怕女兒聽不懂,她還道:“在江寧,像你這麼大的年紀的官家小姐,早就開始學女紅了,更別提讀書識字了,如今不講女子無才便是德。”可她又怕嚇著女兒,遂道:“妙妙你也不需要有很大的壓力,不過是認識幾個字罷了。”

這當然是為了她好,妙娘是大學畢業後父母去世的,她是家中獨女,早年父母還在家中務農,尚未發達時,讀到初中時,好多同學就進廠做衣服去了,只有爸媽一直讓她讀下去。後來即便爸媽不在,她好歹有文憑有一技之長,可以謀生,甚至她都升成主管了。

就是沒想到會突然穿越,還穿越到七歲小女孩的身上。

分類推薦

表小姐她太過嬌柔小說

表小姐她太過嬌...

阿囤

蘇遠寧國公府來了個貌不驚人的表小姐,她纏綿病榻,一身癆病,嬌弱的不成樣子。世人皆知,寧國公府的小世子,一身逆骨,烈馬熬鷹無所不通,尤其是他那張嘴又狠又毒,平生最厭嬌柔美人。姜笙對此有所耳聞,她低頭瞧了

朱顏血小說

朱顏血

雲朵

她不知道這一去帝都會是怎樣,怕的是被殷辰囚禁起來,以後再沒了自由。白墨看著蘇落被殷辰拽著上了馬車,他再瞧著面前雪亮的刀劍,一輩子治病救人,到最後連著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要眼睜睜地看著她被人帶走。白墨

退親後陰鷙皇子後悔了小說

退親後陰鷙皇子...

乘舟拾星

為了能嫁給小時從狼嘴裡將她救出來的三皇子孟硯泓,姚靜檀可謂費盡心機。明知道孟硯泓不喜歡她她也不在意,她總覺得只要她以一顆真心愛他,總能換得他的疼惜。最後終於如願,一道旨意下來,將她指給了孟硯泓為妻。誰

陛下替我來宅鬥小說

陛下替我來宅鬥

杯雪

孟弗作為宣平侯夫人,為他操持家務,孝敬雙親,還要為他管理後院爭風吃醋的小妾們,她做到了一個侯夫人該做的一切,只是始終不得夫君的寵愛。孟弗不愛宣平侯,也不傷心,她預感這一生都要如死水一般平靜度過,直到她

朕的愛妃只想吃瓜小說

朕的愛妃只想吃...

延琦

入宮三年,永寧殿美人燕姝未曾見過聖顏。滿宮嬪妃想盡辦法爭寵,唯有她沉浸在吃瓜系統中,無暇他顧。——【臨武侯的世子不是自己的嘖嘖。】【老古板禮部尚書竟與兒媳扒灰!!!】【艾瑪長公主老實巴交的駙馬竟然養了

下堂王妃要休夫小說

下堂王妃要休夫

舞陌淺淺

現代醫學天才穿越成戰王棄妃,親兒子還被罵做野種!雙腿殘疾的戰王厭她如螻蟻,連吃喝都犯愁!好在她有神醫妙手,空間加持。下人欺辱,戳瞎他眼!丫鬟嬤嬤欺凌,挑斷她手筋腳筋!夫君霸道,吊他上樹!凌瑜擄起袖子,鬧得羿王府雞飛狗跳!再憑一雙妙手,救侯爺,救太后......收穫一堆青年才俊小紅心!最後被戰王夫君逼進牆角:“偷了我的身又偷了我的心,還想逃的一乾二淨嗎?”

熱門排行

表小姐她太過嬌柔小說

表小姐她太過嬌...

阿囤

蘇遠寧國公府來了個貌不驚人的表小姐,她纏綿病榻,一身癆病,嬌弱的不成樣子。世人皆知,寧國公府的小世子,一身逆骨,烈馬熬鷹無所不通,尤其是他那張嘴又狠又毒,平生最厭嬌柔美人。姜笙對此有所耳聞,她低頭瞧了

朱顏血小說

朱顏血

雲朵

她不知道這一去帝都會是怎樣,怕的是被殷辰囚禁起來,以後再沒了自由。白墨看著蘇落被殷辰拽著上了馬車,他再瞧著面前雪亮的刀劍,一輩子治病救人,到最後連著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要眼睜睜地看著她被人帶走。白墨

退親後陰鷙皇子後悔了小說

退親後陰鷙皇子...

乘舟拾星

為了能嫁給小時從狼嘴裡將她救出來的三皇子孟硯泓,姚靜檀可謂費盡心機。明知道孟硯泓不喜歡她她也不在意,她總覺得只要她以一顆真心愛他,總能換得他的疼惜。最後終於如願,一道旨意下來,將她指給了孟硯泓為妻。誰

陛下替我來宅鬥小說

陛下替我來宅鬥

杯雪

孟弗作為宣平侯夫人,為他操持家務,孝敬雙親,還要為他管理後院爭風吃醋的小妾們,她做到了一個侯夫人該做的一切,只是始終不得夫君的寵愛。孟弗不愛宣平侯,也不傷心,她預感這一生都要如死水一般平靜度過,直到她

朕的愛妃只想吃瓜小說

朕的愛妃只想吃...

延琦

入宮三年,永寧殿美人燕姝未曾見過聖顏。滿宮嬪妃想盡辦法爭寵,唯有她沉浸在吃瓜系統中,無暇他顧。——【臨武侯的世子不是自己的嘖嘖。】【老古板禮部尚書竟與兒媳扒灰!!!】【艾瑪長公主老實巴交的駙馬竟然養了

下堂王妃要休夫小說

下堂王妃要休夫

舞陌淺淺

現代醫學天才穿越成戰王棄妃,親兒子還被罵做野種!雙腿殘疾的戰王厭她如螻蟻,連吃喝都犯愁!好在她有神醫妙手,空間加持。下人欺辱,戳瞎他眼!丫鬟嬤嬤欺凌,挑斷她手筋腳筋!夫君霸道,吊他上樹!凌瑜擄起袖子,鬧得羿王府雞飛狗跳!再憑一雙妙手,救侯爺,救太后......收穫一堆青年才俊小紅心!最後被戰王夫君逼進牆角:“偷了我的身又偷了我的心,還想逃的一乾二淨嗎?”